首頁 > 個案分享

2020-02-13

個案分享 | 個案(五)

個案(五)

 

     2011十月某一日在一通聲嘶力竭的通話中,我解離了,不知道自己已踩上圍牆欄杆,就在那生與死的一線之間,一股強大的力量從後面環抱著我將我扯下…一位女同事正準備要往洗手間方向聽見我的嘶吼看見了我在那邊緣之際,成為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位貴人。

 

  我的人生已不知道如何走下去,腳上彷彿綁上千斤重的鉛塊捲進那強大的漩渦,無論有多少人伸出雙手要將我拉起,不但拉不起,甚至還拉下了他們,他們對我的無力感最終害怕會被捲入我那不知多深沈的漩渦中,不得已最後也放棄了我。

 

  太痛苦了,我不想再那麼痛苦了,撕裂,…就是撕裂,我的情緒我的精神我的心靈無時無刻撕裂著。停止痛苦也好,最後的求生本能也好,讓我找到了高老師,我第一次看到”邊緣性人格"這個名詞和解釋久久不能自已,彷彿在診斷標準中,被一條條量身訂作出來,我決定試著作心理諮商。

 

  那是一個綿綿細雨的晚上,下了好幾天的雨,空氣都是霉味,就是這樣的心情我靜靜的寫完了高老師的測驗,高老師一一的確認了我每一項的答案,確認了我的重度邊緣性人格,完全沒有意外的,所以我還是保持著從容。

 

  在老師的引導下,訴說著近期的故事,就好像只是在講別人的故事那樣,第一次我覺得有人了解我在說什麼,可以告訴我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接下來一路的心理諮商,成為了追尋自我心靈的一段旅程,到了最後我才知道是為了救贖我那幼年受創至今仍未長大的小女孩。

 

  母親的原生家庭因為有太多孩子,所以將母親送給別人養,國小畢業後就送去礦坑工作賺錢,一到成年就被安排相親,嫁給了大了她快二十歲的外省軍人。自有記憶以來,父親退伍後開計程車,時常在眷村打麻將,我的母親就帶著我一天到晚去抓賭,最記得有一次我一個人在計程車後座,母親氣憤的在父親面前拿了一塊大石往計程車正前方擋風玻璃砸,那一瞬間,後座的我看到破碎的玻璃全面性的朝我飛來,至今我還忘不了那恐懼,小女孩一直哭泣,母親卻用台語大聲吼怒吼說妳又不是死老爸死老媽妳是在哭三小。

 

  我的父親小時候常愛逗我,都說我是外面垃圾桶抱回來的,而母親在旁邊就會幫腔演戲,父親賭博,母親就抓賭,父親沒在家,我的母親就只會看電視和煮飯,家裡永遠都是髒亂不堪,而我也成為電視兒童,很少與家人有什麼說話和互動,不知道是否因如此我才不善於與人溝通。

 

  從小到國中的求學過程,只要母親因為父親賭博,就會失控砸爛家裡的東西,我不乖,就是體罰,黃色水管、衣架、棍子,任何身旁抓得到的東西都可以是武器,直到國中,手臂仍有一條條的瘀青上學。

 

  求學過程中,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不討老師喜歡,小二有一次班上有同學掉錢,老師想出了一個辦法,要全班給她量脈搏,因為偷錢的人會緊張,脈博會跳的最快,最後,她量了我的脈搏對著我說,當著全班的面說,就是妳對吧!

 

  我的小學記憶中沒有一個讓我覺得溫暖的老師,我總是納悶著為什麼都不喜歡我呢;同儕間無論我怎麼努力或討好,為什麼總是也沒有溫暖呢?國中老師似乎都能接納我,但是我在同儕之間覺得越來越辛苦,我好需要朋友,無論我怎麼付出討好,不如我所願。

 

  專一最好的朋友被我發現和我喜歡的男生交往,且她知道我喜歡他,我斷然跟這好友絕交。我開始自己打工賺錢養自己,開始談感情,感情是我的全部,我的重心。有個人可以陪伴我,感情讓我覺得好溫暖,因為只是感受到溫暖而壓根沒去想對方是個怎麼樣的人,適不適合自己,所以每一段都很短暫,每一段我都可以痛得無法自己,靠著抗憂鬱藥把日子撐下去。

 

  我甚至對朋友講過一句話,當我男朋友很簡單,只要能陪我吃飯就好,現在想來多可笑,這是多麼的困難,哪個男人有空可以天天陪你吃飯?出了社會工作,那年我22歲,我懷孕了,奉子成婚,先生那時也才23歲,那時覺得彼此相愛的兩個人有了孩子有了家,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不過現實終究是殘酷的,太多現實的問題的考驗,愛情總會消磨殆盡,那時的我們都太年輕,太多的壓力會尋求酒精的麻醉,但喝了酒之後他會變成魔鬼,發酒瘋,家暴或強暴。但酒醒後的他又變成那個好好男人,酒醉比清醒時多,他也必須靠抗躁鬱症藥物和安眠藥,當酒精和藥物和大量安眠藥都無法入睡時,女人就會有生命危險,只能一次又一次把自己關在廁所打電話請朋友來家裡救我,為了孩子,始終撐著這段婚姻,不過兩年的婚姻,就在抓姦在床中落幕了。

 

  離婚後,獨立扶養孩子重新回到職場上班,很自然的結交異性朋友,也開始談戀愛,但只要對方沒有符合我心中期待,約定的事沒做到,約會遲到,我就會勃然大怒,甚至提出分手,而當對方無回應時,情緒會接踵而來,無法接受對方真的會離開,幾段感情下來,我越來越不穩定,甚至小孩不符合期待時,我會對著他大罵:我討厭死你了,恨死你了,甚至失控的打他,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的狂揍他。像綠巨人浩克一樣,一旦情緒爆發,就會摧毀一切東西。某天冷靜下來,發現我根本就是我媽的翻版,眼看著小孩越來越沒安全感,眼看我正複製下一個我,我不要我的孩子跟我一樣,不希望長大跟我一樣痛苦,因為我是如此愛他。

 

  極度沒有安全感,敏感,情緒多變,我時時刻刻都只想像橡皮糖般黏住對方,對方沒有以我為優先考量就會動怒,甚至自殘,且欣賞自己的傷疤,害怕被遺棄就先提分手,等真的分手後又忍不住發簡訊乞求回應,我困在情緒中,吞噬了自己。感情只要一潰堤,我的生活也就完全崩塌。

 

  為了孩子和自己,我接受了高老師的治療,開始察覺我與常人不同,我的自我存在感幾乎不存在,害怕孤獨和寂寞,需要從別人眼中反射出來自己的影像才確認自己存在,在感情中會不停的找事驗證對方是否愛我,我沒有興趣與嗜好,人生的唯一寄託就是感情。

 

  心理諮商是一趟自我追尋的旅程,讓我知道原來童年對一個人的影響是如此深遠,我不知道原來我心裡住著一位小女孩,且傷得是如此的重,至今都未長大。我開始陪伴她,安慰她,開始跟她說話,開始自己陪伴自己。我以前覺得一個人看電影很恐怖,三十歲才開始自己看電影,原來其實沒有想像中可怕。試著一個人逛街、到誠品看書,一個人吃飯,從嚐試、練習、懷疑、到享受,真的不容易,畢竟不穩定才是邊緣性人格最穩定的特質,就是要一遍又一遍的練習讓自己穩定。而當浩克即將出現時,會先自我分析後,試著沉澱自己,雖然不會每次受用,但狀況慢慢地好轉中,最明顯的是我已不再打罵孩子。

 

  希望所有跟我一樣為邊緣性人格所苦的人,希望都可以開始擁抱自己,陪伴自己,相信自己,肯定自己!!!

 

個案分析:

 

邊緣人格的成因:

  我的邊緣人格個案中,約有七成為中度,三成為重度,既為重度,其形成原因也會是重度, 母親氣憤的在父親面前拿了一塊大石往計程車正前方擋風玻璃砸...,家裡永遠髒亂不堪,而我也成為電視兒童,很少與家人有什麼說話和互動...., 我不乖,就是體罰,黃色水管、衣架、棍子,任何身旁抓得到的東西都可以是武器,直到國中,手臂仍有一條條的瘀青上學.....,

 

  判別邊緣人格的中或重度,達DSM-IV九項中的五項為重度,我認為三項以上可判中度,我們再試著看本書第二篇所提,邊緣人格的五項形成因素:

A.0-3歲的嬰幼兒的照顧品質

B.3-12歲孤單的童年經驗

C童年的分離創傷經驗

D. 家庭的不良氣氛

E. 父或母為邊緣人格者

 

  如為重度邊緣人格者,我的經驗是這五項會毫無例外的符合,中度則或多或少符合2-4項,因此心靈被過度踐踏與蹂躪,會導致心理創傷的更加嚴重,這位個案就成長於極其混亂的家庭中,長大後邊緣人格所引發連串的情緒,行為,思考的嚴重失控,幸好在往下跳的那一刻被救下來....。

 

邊緣人格諮商過程:

   自我覺知是邊緣人格心理諮商的重要目標之一,無法感受自我的存在,就會出現自我認同障礙,既然缺乏被愛的溫度,人就不能感受存在,我在諮商初期一起與個案感受那不堪的的童年往事,那無助,孤單的幼小靈魂,是如何在父母不當的管教中嚴重受創,當痛苦經歷能在諮商過程中獲得同理,就能找到宣洩出口,也能建立初期的信任關係。

 

  在惡質家庭成長的孩子,他們心中似乎都能聽到一股逃離家庭的魔咒,青少年階段就會被此魔咒牽引,結婚是最好的逃家方式,也是對原生家庭交代的最好藉口,然而魔咒畢竟會帶來更多傷痛,在他們未能學會經營家庭,教育子女前,原生家庭的夢魘仍會像魔鬼附身般揮之不去,持續那悲慘的命運。

 

  既然個案願給自己一次難得重生的機會,我們心理工作人員就該積極協助,開始一起檢視過往感情處理的問題所在,在越來越了解這一切並非她所造成,也非她該負責,自我覺察後,就須對未來生命負責,當務之急是應以更多理性面對感情問題,不能再像以前,只要有人陪伴,且願唯唯諾諾聽從指令就頤指氣使的操控伴侶,或一旦依附對方就死心蹋地毫無原則,諮商過程中,我前後見過她三位伴侶,目前她正與一位我曾接觸,且認為最能帶給她幸福並能跟他一起照顧孩子的伴侶穩定交往中。

 

諮商後的結果:

  每位個案在我心中都有不同的諮商目標,這位個案的另一目標是,我希望她要認清毆打,傷害孩子是萬萬不可的,幾乎每次都問他:最近會不會打孩子出氣?從初始,還會,企圖控制中,變得較少了,已不太會打了,且跟孩子的感情越來越好,這是我作心理諮商的最大成就感。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