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個案分享

2020-02-13

個案分享 | 個案(二)

個案(二)

 

  我平日沒有太多嗜好,甚少出席公司聚餐和員工旅遊,生活唯一的重心就是男友。第一次前來諮商時,和男友的感情已瀕臨破裂,感情是我生命唯一的寄託,當我感到愛情將逝,毅然決定將房子出售訂立遺囑,在網路上搜尋如何成功自殺;某天偶然看見《心理諮商》這個名詞,我燃起一絲希望,或許生命可以找到另一個出口;曾去醫院精神科門診和心靈診所,始終未能遇見能夠幫助我的醫師,害怕孤單恐懼獨處,心痛和絕望每天啃噬著我,活著的每分每秒對我來說都是煎熬,正當我要放棄時,我遇見了高老師,他一語道破我是「邊緣人格」,讓我了解自幼沒有受到妥善照顧,躺在嬰兒床上孤伶伶的身影,被疏忽的幼兒經歷,形成我的邊緣性人格,男友是我的依附對象(代替扮演母親的角色),如今男友的離去如同母親當年的遺棄,害怕孤單是因為我無法獨處,無法照顧自己,自我陪伴……。

 

  諮商過程中,我們開始抽絲剝繭檢視我的成長過程。我出生在父親拾荒,母親小兒麻痺的家庭;父親大男人主義性格,母親總是活在自怨自艾中,當初因身體殘缺,透過媒妁之言嫁給退伍軍人的父親,父母年齡相差26歲,除觀念代溝外,父親是一個沒有安全感的人,常懷疑母親會出軌或擔憂自己死後母親會改嫁,家裡爭執不斷,不得片刻安寧。

 

  父親也有好的一面,平日省吃儉用,但對孩子疼愛有加,雖然在物資匱乏、捉襟見肘的環境下,父親總是把最好的留給孩子;父親曾說過自己雖然拾荒,但將來要存錢買三間房子,給我們三個孩子一人一間,假如有一天我們結婚之後過的不好,回家至少還有地方住,不會露宿街頭。父親生前真的實現了。

 

  憶起當年父親拾荒的日子,面對同學的冷嘲熱諷,自幼敏感又自卑的我是個自閉症兒童,從小就會察言觀色,也比別的孩子更早嚐盡人情冷暖;就學的那段時光一直很自卑,離開校園多年後,接到同學會邀約的電話,我回絕了;我想切割那段記憶,就當作不曾發生過。然而心理師鼓勵我:「沒有任何過往是可以被切割的,逃避的結果它總會在妳獨處時不經意浮現,造成更多痛苦;何不勇敢的去面對看看同學現在的樣子,或許妳現在的成就會排在前五名;妳更應自我勉勵:如果沒有那段父親拾荒,同學冷嘲熱諷的過去,就沒有現在奮發向上力爭上游的妳,在物質上也比別人更懂得知福惜福。妳應該感謝是過去造就了現在的妳。」

 

  在專業又耐心的聆聽和心理分析之餘,我將人生另一段父親過世時最痛苦的記憶娓娓道來……我的姊弟在學校成績都是頂尖的,母親常引以為榮;在家中排行老二的我有學習障礙,當學校老師和全世界的人都放棄我時,只有父親把最多的關愛和鼓勵給我,如果家裡有魚或好吃的東西,父親總是把我喜歡吃的先夾給我……。

 

  當我摯愛的父親離開人世間,我第一次經歷生命中的生離死別;父親是我唯一的依靠和精神寄託;不論我遭遇任何挫折和委屈,刻骨銘心的失戀或因意外受傷進行全身麻醉的手術,唯一讓我有求生意志,永遠讓我放不下的就是我年邁的父親;父親的離開讓我痛不欲生;我的喜怒哀樂再也沒有人分享,從小到大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要讓父親過更好的日子,忽然間不知道自己存在這世上的意義和價值,我.....崩...潰...了!!!

 

  我在馬X醫院接受精神科治療,抗憂鬱、鎮定劑、安眠藥讓我每天昏沉,記憶力急速衰退讓我無法上班,甚至服藥之後說過的話,完全想不起來;醫生說這是藥物的後遺症,停藥之後會改善,藥物讓情緒維持在亢奮狀態,生性節儉的我一反常態,不停的上街購物,信用卡全部刷爆……(按:抗憂鬱藥物造成躁症)這樣的日子過了一年;有一天我問自己:這藥我還要吃多久?一輩子嗎?但是它治標不治本,讓我大腦無法正常思考,它陪伴我渡過情緒最低潮的ㄧ年,但是我還要依賴它多久?藥物如何能解心痛?終於我決定停藥,我開始把那最傷心難過的痛埋藏心底,當作永遠的秘密。

 

  如此封藏的祕密,伴隨而來的代價很大;我害怕孤單害怕獨處,害怕沒有人陪我說話時不知如何是好;最怕回憶湧現,每一個回憶都讓我害怕,獨處時會莫名的恐慌,沒人懂我對孤單的恐懼,更無從解釋原因;我不斷的換男友,他們是大海中的浮木,抱著木頭只為了不想溺水,無從選擇木頭好壞,就是不想一個人;然而這些症狀在諮商療程結束後竟不藥而癒,我開始拾起毛筆、畫筆,這些東西曾經是父親與我互動中情感連結最深的記憶,心理師說不要害怕不要逃避不要封鎖記憶,想哭就哭,哭到心不痛了,要學會面對現實,父親已經不在的事實。

 

  現在的我不再害怕孤單,可以一個人逛街,慢慢愛上獨處,當憂鬱或回憶湧現時,在諮商過程中已學會坦然面對及釋懷;當我了解"邊緣人格"是自幼未受到妥善照顧所形成潛意識的焦慮不安、害怕被遺棄,我開始慢慢學會和邊緣人格相處,我會陪伴自己也學習傾聽自己內在的聲音,沉澱之後再自我分析;我明白自幼缺乏的那一份愛和安全感其實是可以自給自足的。

 

  我曾是滿身泥濘的毛毛蟲,曾經萬念俱灰的想要放棄生命;在奮力掙扎?變之後看見生命的曙光,這種感覺像是重生;不論你遭遇任何挫折,不論你是憂鬱或經歷任何傷痛,亦或者和我一樣痛失最摯愛的親人覺得生命頓失依靠和盼望,如果你曾和我一樣想要放棄生命,建議你不妨再給自己一個機會,心理諮商可以讓你生命轉彎看見新的出口,希望你和我一樣得到重生的感動和喜悅,或許我的父親在冥冥之中安排我去心理諮商,讓我知道雖然他不存在這世上,他希望我能走出屬於自己的道路,創造自己新的價值;諮商過程安全專業,沒有宗教色彩,我個人諮商療程已結束,希望藉此文能讓任何身處人生谷底的您不要放棄,給自己機會。

 

個案分析:

邊緣人格的成因:

  個案雖從小受父親疼愛,但終需在外拾荒養家,照顧個案的關鍵就落在母親身上,身障不必然缺乏愛人能力,但母親婚後的自怨自艾透露的是自卑及對丈夫職業的不滿,夫妻失和不僅對孩子產生影響,個案諮商時透露母親缺乏愛人能力及對情感的冷漠,自幼經歷無數回的情感疏離,該是導致邊緣人格的主因。個案耿耿於懷的表示,父親在養老院咬舌自盡後,母親冷酷的說:那是他自己的選擇...。

 

邊緣人格的諮商過程:

  缺乏興趣嗜好:個案表示,沒有太多嗜好,甚少出席公司聚餐和員工旅遊,唯一的生活重心就是男友,這確為邊緣人格者的典型生活樣態,嬰兒的本能生理需求是母奶,心理需求是被悉心照護,沒被餵飽的嬰兒會營養不良,影響發育,沒被悉心照顧的嬰兒會導致終生渴求被愛的邊緣人格,渴求過程會忽略發展自我興趣,他們在懼怕孤獨中可能無法專注於事業發展,唯一讓他們穩定情緒,獲致生活重心的是情人的陪伴,如此忽略自我成長,將生活重心全靠向伴侶後,已鑄下情侶分手或夫妻失和的潛在因子。

 

  自殺:在主觀感受''再度''被遺棄後,就可能自我了結,為何是再度?因為他幼時如未被照顧,就曾'''主觀''感受被遺棄,人被遺棄後的極度恐慌,可能擔憂痛苦經驗會持續進行,想到每晚都需伴隨寂寞入眠或失眠,自殺行為就可能啟動。此個案就是在男友(依附對象)企圖分手,被遺棄後不知如何過活,先賣掉房產後,打算結束生命。

 

  自殺當下會有些許意念或畫面盤旋腦海,是否有親人令其不捨?是否仍有子女需要照顧?是否仍具生存理由?對此個案或邊緣人格者而言,母親,家人對她漠不關心,平日自我封閉,沒有知心朋友,缺乏興趣嗜好,當情愛消逝,沒有留戀空間,佛洛依德的''死之本能''就因此啟動。

 

諮商後的結果:

記得個案首回前來諮商就泣訴一切遭遇,諮商進行一個月後,男友發現個案情緒異常穩定,主動要求陪同諮商,逾兩月在一次激烈爭吵後,毅然決定與男友分手,這兩個月內我鼓勵她試著自己逛街,靜下心來面對孤獨,向能信任的朋友談心,邊緣人格者的戀愛困境是理智上明知對方不適,感情上因依附無法斷然分手,個案諮商後具備自我照護的新武器後,不再情緒失控,自傷自殺,如今決然分手已不再困難重重,這位每隔陣子情緒低落時仍前來諮商的個案兩週前還說:活著真好。

 

  仍前來談話的主因是對父親晚年因病乏人照顧被送至養老院,情緒失控被綁在床上,痛苦難當咬舌自盡,終至飲恨而亡慘狀仍歷歷在目,個案痛責自己未盡孝道,沒有適時保護曾疼愛她的父親,沒有毅然辭去工作陪伴,一切悔恨並未隨父親的逝去而止,數月前的企圖自我了斷似乎也隱含著對父親的自我救贖,經過長時間的情緒宣洩與企圖緩解其過度自責,個案似能降低對父親的罪惡感,目前的她常在我主持的臉書邊緣人格團體中熱心關懷與她當初同樣陷入情傷的''戰友'',當能同理他人,伸出援手給予時,就會朝心理健康之路大幅邁進。

 

  臉書內的邊緣人格團體對與家庭疏離的個案相當受用,彼此藉著相互了解,不再覺得與眾不同,更不認為自己是被標籤化的''恐怖情人'',時時刻刻在臉書的交流,不時舉辦聚會,如此互動甚至比家人還親,她前陣子無奈的問:不時關心著臉書團體動態,這樣正常嗎?我說這是依附,但這樣的依附利人利己,有家的溫暖,是好事一樁。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