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性人格諮商如何作邊緣性人格諮商
羅吉斯心理諮商所回首頁
憂鬱症諮商個案分享個案分享
憂鬱症諮商心理師諮商心理師介紹
憂鬱症諮商模式我們的諮商模式
憂鬱症諮商之認識自己我是誰
為何需要進行憂鬱症諮商我們為何需要心理諮商
婚姻諮商我們如何婚姻諮商
憂鬱症諮商我們如何作憂鬱症諮商
恐慌症諮商我們如何作恐慌症諮商
青少年諮商我們如何作青少年諮商
憂鬱症邊緣人格焦慮檢測憂鬱邊緣人格焦慮檢測
 
 
  我們在婚姻諮商時,有以下諮商模式:
   1. 許多夫妻的失和,源自於其中一方可能潛藏著心理問題而不自知,例如大家以為憂鬱症者的特質是情緒低落,其實很多個案因長期壓抑,以致苦悶,憤怒的情緒會不時爆發,導致夫妻口角.  
  我們會在首次諮商時,請夫妻先作憂鬱症,焦慮症心理測驗,以釐清問題所在.

  2. 我們不會憑主觀情緒,介入夫妻爭執點,然而,我們會盡力找出雙方可能忽略的觀點,促進夫妻與家庭的合諧.

  3. 外遇問題經常是夫妻失和的導火線,我們不會泛道德觀點看待此問題,外遇的發生經常是彼此尊重,信任,瞭解等有了問題,我們將找出盲點,協助雙方作好良性溝通.
  4. 我們通常會進行三回婚姻諮商,首次是針對夫妻正面臨的危機加以溝通,解決.
  一般夫妻以為解決了目前問題即為婚姻諮商主要目的,其實不然,以外遇事件為例,夫妻出現婚外情背後潛在因素的了解與解決才是諮商的重點,因此我們會在第二回與您回顧彼此從認識以來所發生的點滴作深入探討,以找出問題的癥結.最後一回的婚姻諮商會將重點放在未來彼此將以何種新的模式經營婚姻關係,我們也希望邀請其他家族成員一起前來作家族諮商(治療),讓家庭其他成員一起為嶄新的家庭氣氛有所參與及付出.
 
婚姻諮商通常需一個半小時,費用為4仟元。
  有人相信苦難是生命必經的場景,有其上天的美意,但是唯有經驗並通過它,苦澀之後的甜果才有其滋味。心理治療對重生的我而言,猶如結著黃絲炎的橡樹上開出瑰麗的花朵。
  我是理性和感性兼具的人,開朗大方,熱情洋溢。大一的時候,我認識初戀情人,他是我十七年來從一而終的最愛。我們白手起家共同創業,結婚十年多,育有一男一女,家庭順遂、事業有成,然而,我們的婚姻,跟天底下千千萬萬對夫妻一樣,必須經歷苦難的風暴和洗禮。

  三、四十歲的女人有她很悲愴式的敏感。兩年半前,我對事業上的成就逐漸感到失落,加上第二個小孩從出生就非常難帶,我渴望先生給予溫暖,陪我度過低潮。而我先生卻恰恰相反,他一邊衝刺一邊選擇放鬆,算是對自己多年打拚給點犒賞,於是呼朋引黨、飲酒作樂,有點慶功的味道。起初我祝福在心,但後來分歧和衝突逐漸發酵。他盈盈於酒杯和朋友之間,甚至夜不歸營,我則在溝通過程中,佈滿地雷般的情緒。至於家人,我兩歲的女兒每天半夜哭鬧,七歲兒子與我的關係也是劍拔弩張,終於,我失眠了,開始看醫生,吃安眠藥。然而,夫妻口角的規模越來越大,我對藥物的依戀,相對於先生對酒精的著迷,麻醉加快我們沈淪的速度,我們持續傷害自己的肝、自己的腎,但一點也醫不到自己或對方的心。

  我知道自己遭逢難關,憂鬱症逐步向我靠近。因為我是個養女,娘家是很遙遠的符號,所以更加萬念俱灰,並且很自然地回到從前踽踽獨行的象牙塔。但也因為養女背景訓練了自己獨立,比較信仰真理,我不怨恨先生,沒跑去求神算命,我深信唯有自己復活,卡住的難關才能度過。
  我暗地打過生命線、馬偕平安線,電話諮商幫我度過好幾次情緒驚爆點。而後接觸面對面心理協談,我起初也是走走停停,換過三、四個諮商中心,直到遇到高育仁老師,終於固定下來,從每週一次到每兩週二次,而後一個月一次,坐在諮商室的沙發上告白,有時為疏通情緒洪流,有時在蒸餾心靈活水,在隱私完全保密的保護下,我表白越多內心的弱,就卸下更多內心的苦。此外,我也參加了八個月的心靈成長課程,和許多內心同樣受傷的學員,一起上課,一起交心,更一起相互陪伴及落淚。
  電話諮商、心理協談及小團體的成長課程,這些都是心理治療工程,或許經歷過創痛的人會同意,我們是多麼擅長於複製父母遺傳給我們的悲劇腳本,扛著這個民族原罪式的價值框框在做人。我們的生命哲學不鼓勵我們談心事、管理壓力,卻崇尚偽裝自己的脆弱、包裹過往的傷痛。但是我比較願意去相信西方科學,所以容易跳出這些框架,嘗試調配自己專屬的解藥。
  專業的諮商師能協助案主整理自己,心理諮商像是架設情緒的支持點,由點而線,由線而面,慢慢內化為能量,以便通過情緒的關卡。因為這是一項工程,我們必須勇於面對自己,很誠懇地整理自己的出生、性別、排行、成長、受教育種種人格背景的意義,唯有懂得用柔軟的心先打動自己,讓自己受惠,之後,才會驚訝地發覺溝通的管道又露出曙光,生命正向的枝枒又探出頭來。
  心理諮商不是宗教或病理醫學,所以沒有絕對的崇拜或療效。但對於堅信心靈與愛的信徒而言,心理治療是許多救贖的解藥。唯有自己才是自己最佳的救世主,心理諮商師或治療師,我覺得很像是在旁協助催生的助產士。
  走過這兩年多的歷程,重生的喜悅不單僅是療傷止痛,更是懂得愛自己和家人。歸隊後的我,重回家的溫慰、臉上泛著幸福的光彩,一掃怨婦的陰霾。我必須強調,任何人都不可能改變別人,但有可能調整自己,自己先調整成功,就會改善週圍相關的人際。我自己的婚姻例子是真實的,過去是谷底,但現在卻是巔峰。我與先生走過風暴,如今更加陪肯定真愛,我們現在走在一起會牽著手,每天很自然地會相互親吻和擁抱,晚上孩子入睡後是我們的談心時間,性的歡愉讓我們的愛更親密。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以自己的心路歷程來鼓勵還在受苦的人,心理諮商是陪伴心靈的支持系統,感謝高育仁老師還有懷仁成長班的老師和同學,希望大家一起建設心靈工程,開展生命新意!
  【序文作者簡介】
  李緣招,文化大學畢業後從事新聞工作,服務過自由時報、中時晚報、首都早報。結婚隔年與先生創業,經營平面設計公司十年,今年九月退休。目前自由寫作。
 
   
高育仁的部落格 | 諮商心理師介紹 | 我們的諮商模式 | 我們如何諮商憂鬱症 | 我們如何諮商焦慮症 | 我們如何諮商邊性人格 | 自我檢測憂鬱、焦慮
高諮商心理師證書 諮心字第000861號   北市衛諮字第XY01200041號